洛陽老子學會是由洛陽市從事老子思想文化研究的眾多專家、學者及熱心弘揚老子思想文化的各界人士自愿結成的地方性學術團體,旨在通過深入挖掘、研究老子哲學思想及道學文化精髓,普及老子思想,倡導尊道貴德之風 ...[詳細介紹]
地址:洛陽市西工區八一路城市杰座503
電話:0379--63300872
微博:http://weibo.com/3564364602
郵箱:[email protected]
查看地圖 >>
更多>>>
老子與《道德經》

諸子之老子

來源:中國網

一、傳略

《史記•老子列傳》云:

老子者,楚苦縣厲鄉曲仁里人也,名耳,字聃,姓李氏,(原文作“姓李氏,名耳,字伯陽,謚曰聃。”今據王念孫說改正。)周守藏室之史也。孔子適周,將問禮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與骨皆已朽矣,獨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時則駕,不得其時則蓬累而行。吾聞之:良賈深藏若虛,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驕氣與多欲,態色與淫志,是皆無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者,若是而已。”孔子去,謂弟子曰:“鳥,吾知其能飛;魚,吾知其能游;獸,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為罔;游者可以為綸;飛者可以為矰;至于龍,吾不能知,其乘風云而上天。吾今日見老子,其猶龍邪?”老子修道德,其學以自隱無名為務。居周久之,見周之衰,乃遂去。至關,關令尹喜曰:“子將隱矣,強為我著書。”于是老子乃著書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余言而去,莫知其所終。

老子之生卒年月,已不可考。胡適《中國哲學史大綱》云:孔子適周總在他三十四歲以后,當西歷紀元前五一八年以后,大概孔子見老子在三十四歲與四十一歲之間,老子比孔子至多不過大二十歲,當生于周靈王初年,當西歷前五七零年左右。至老子之死,則更無法推測。胡適謂為至多不過九十多歲,未免武斷。古今人壽百數十歲者甚多,老子即不如《史記》所謂二百余歲之老,而所謂百六十余歲,則非絕無之事也。

二、書本

《漢書•藝文志》云:

《老子鄰氏經傳》四篇。

《老子傅氏經說》三十篇。

《老子徐氏經說》六篇。

《劉向說老子》四篇。

今漢時諸家傳說均已亡,而所傳《老子》不能詳其為何本矣。韓非書中有《喻老》、《解老》,當為注《老》最古之書矣。此外惟王弼注本為最古,河上公本則偽書也。《七略》曰:“劉向定著二篇,八十一章,上經三十四章,下經四十七章。”然則今本分八十一章,尚是劉向之舊。惟分上經三十七章,下經四十四章,則又后人改易也。陸游云:“晁以道謂王輔嗣本《老子》曰《道德經》,不析乎道德之而上下之,猶近于古。今此本久已離析。”則王本之失真,亦久矣。偽河上公本更于每章而加之以題目,尤為近俗。又老子書古只稱《老子》,分上下篇,《史記》謂其言道德之意而已,非謂名為道德經也。《漢志》雖有《老子鄰氏經傳》、《老子傅氏經說》、《老子徐氏經說》等之名,亦以對傳說而稱經耳,不名為道德經也。而后人乃更從而析之,以上篇為道經,下篇為德經,則不經之甚者矣。

今欲研究《老子》,則下列之書可供參考:

顧歡《道德經疏》

王弼《老子注》

焦竑《老子翼》

魏源《老子本義》

畢沅《老子考異》

羅振玉《老子考異》

陶鴻慶《讀老子札記》

劉師培《老子韻表》

劉師培《老子斠補》

陳柱《老子學八篇》

陳柱《老子集訓》

陳柱《老子注》(商務印書館《學生國學叢書本》)

陳柱《老子韓氏學》

武內義雄《老子原始》

武內義雄《老子之研究》

三、學說

宇宙說。
    古代民智未啟,對于宇宙,如天地日月等,莫不以為有神,尤以天為神秘,以謂有上帝為之主宰,創造萬有,指揮一切。至孔子而后有懷疑,老子而后生反對。蓋老子者以宇宙為不可思議之物。不可思議者無對待,無比較,不可以言語形容者也。故其言曰: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一章)

其所以不可道不可名者何?以其為無對待之大也。

天下皆謂我道大似不肖。夫唯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細也夫!(六十七章)

夫道尚不可道,名尚不可名,豈有神焉能為之創造邪?若有神能為之創造,則其大當有對待矣。有對待則有窮矣。則有窮之外復為何物?此則雖巧歷不能言其數,其結果非至于無對待不止也。且神能創造物,則創造神者又誰邪?是故知宇宙之為無對待,則知無天神以創造宇宙矣。故天上無神,天亦非神,神亦非■。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二十五章)

然則生天地萬物者非神,乃混然之物耳。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四十二章)

此言道生萬物,換言則為:

天下萬物生于有,有生于無。(四十章)

然則萬物于無,既名之曰無,豈得有神邪?故生天地者非神,而天上無神。

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長生。(七章)

夫天地不自生,則天地之非神可知。

然而老子常稱“谷神不死”,又云:“神得一以靈”者,何也?曰:此《說文》所謂天神引出萬物之神,謂自然引生萬物耳,非鬼神之神也。故老子曰:

以道蒞天下者,其鬼不神。(六十章)

此神字則假借為鬼神之神者也。鬼神之神,其本字當為魍,許氏《說文解字》猶能別之。故老子之所謂谷神亦非鬼神之神也。故曰:神亦非魁。

然則老子之于宇宙,蓋主張無神論者。

教育說。
    老子云:

絕圣棄智,民利百倍;絕仁棄義,民復孝慈;絕巧棄利,盜賊無有。(十九章)

古之善為道者,非以明民,將以愚之;民之難治,以其智多。故以智治國,國之賊;不以智治國,國之福。(六十五章)

學者據此,遂以謂老子根本反對教育。贊成老子者以老子為救世之清涼散,而反對老子者則以老子為開倒車之專家。然老子不常云乎?

明道若昧。(四十一章)

大巧若拙。(四十五章)

然則老子之所謂“絕圣棄智”,“非以明民”,“將以愚之”者,亦“明道若昧”之說耳。絕巧棄利者,亦“大巧若拙”之說耳。若之云者,本明而自以為昧,本巧而自以為拙,不以此陵人,以起爭端而已,非真愚真昧真拙也。民之難治,以其智多者,人人自以為智,不肯相下,則爭端必起,故使若拙若愚也。然則老子非不講教育也,然則其教育之主旨何如乎?

是以圣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二章)

何謂不言之教?蓋因個性之自然,不煩勉強,不待煩說之謂也。

善行無轍跡,善言無瑕謫。(二十七章)

此所謂善行,即無為之注解。善言即不言之注解。唯其能順個性之自然而為教,故無不可教之人,亦猶因物之本性而為用,故無不可用之物也。故云:

是以圣人常善救人,故無棄人;常善救物,故無棄物。(二十七章)

其為教所以崇尚自然者,亦基本于其宇宙論。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二十五章)

政治說。
     老子之教,既尚自然,而為不言之教,故其政治亦尚自然,而為無為之治。

不言之教,無為之益,天下希及之。(四十三章)

其所謂無為者,非真無為也,為于自然,而人不知其為也。故曰:

為無為,則無不治。(三章)

而世之學者,乃竟以老子為無所事事,則亦淺之乎視老子矣。為既為于無為,而使人不知,則德亦德于不德,而使人不識,故曰: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三十八章)

反之,則為德而使人知其德者,則為不德,故曰:

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三十八章)

蓋即使人知德,則必欲人報德;欲人報德,則功成而居,己身居之不足,則傳之于子孫,此封建制度之基本觀念也。故老子于此,大加掊擊,所以反對政府,反對封建也。

老子既法天,法自然,天地生物乃本無意志,無仁恩,而為自然之進化,故老子之于政治,亦主進化而不主法古。其言曰: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圣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五章)

此謂天地之于萬物,其新陳代謝,一任其自然,而無所仁愛;圣人法之,亦任百姓之新陳代謝,不能強其法古也。芻狗者祭時之用品,莊子所謂未陳則盛以篋衍,巾以文繡,已陳則行者踐其首脊,蘇者取而爨之者也。

以是之故,攻擊舊禮教,

夫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三十八章)

又攻擊當時法令,

天下多忌諱,而民彌貧;(五十七章)

法令滋彰,盜賊多有。(五十七章)

又攻擊當時政府,

民之饑,以其上食稅之多,是以饑;民之難治,以其上之有為,是以難治;民之輕死,以其求生之厚,是以輕死。(七十五章)

此以民之窮而走險,皆當時政府驅之然也。

朝甚除,田甚無,倉甚虛,服文彩,帶利劍,厭飲食,財貨有余,是謂盜竽。(五十三章)

竽,各本作夸,今從“韓非子”作竽。竽者樂之先導,此以朝為盜竽,蓋以當時政府為盜賊之先導矣。

 

pk10八码全天计划 革吉县| 郁南县| 新乐市| 安龙县| 新平| 张家川| 河东区| 巴彦县| 九江县| 开原市| 台东市| 沧源| 新乡市| 林周县| 登封市| 屯门区| 鹤山市| 德化县| 大荔县| 宜黄县| 澎湖县| 青川县| 秦皇岛市| 神木县| 通州区| 兰溪市| 镇原县| 涿州市| 南和县| 宜宾市| 安庆市| 吉木乃县| 仁化县| 永宁县| 出国| 山丹县| 琼结县| 桦甸市|